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无尽暖柔情

无尽暖柔情

无尽暖柔情

作者:蓝莓爱芝士

分类:浪漫言情

来源:奇热

时间:2019-05-24 17:05

  华笙江流最新章节在哪看?《无尽暖柔情》小说又名《替补总裁要转正》《流年不负笙情》《此生不负你情深》,是由网络作者蓝莓爱芝士写的一本现代言情文。她是华家不受宠的五小姐,被迫嫁给一个大渣男,大婚之日,渣男当众出轨,她成了众人的笑柄,都等着看她笑话,而她只是从容的走上台,指着宾客中的他作为替补老公,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替补就是一辈子啊。

免费阅读

  一句话问的华笙彻底没了声音。

  江家缺钱吗?答案当然不,江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江家如今正春秋鼎盛,是其他三大家族都要仰望的。

  相传江夫人手腕上一个玉镯,都是价值几千万的极品。

  所以,华笙承诺的贵重礼物,江流并不感兴趣……

  她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刚刚要跟这个男人做这笔交易了。

  大不了就是丢人一下而已,为什么要逞强呢?

  听口气,这男人似乎也没那么好打发的,果然啊。

  “五小姐怎么不说话?”他一句话给人家姑娘怼没了词,还问人家怎么不说话,这腹黑的程度,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不过华笙还是很淡定,问他,“那江少想要什么谢礼?”

  “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吗?”江流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我还没那么大口气,不过只要我能给的起的,我愿意一试。”华笙也是干脆,不想浪费时间跟这男人唇枪舌战。

  “我觉得……我现在缺的……是一个妻子。”

  这话说完,华笙身子一震,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下一句江流继续说道,“我今年也二十有七,一直没有花边新闻,外面曾有八卦媒体怀疑我性取向,这对我的个人名誉造成了一点点伤害,所以我需要一个妻子,来维护我的名声,打破谣言。而你也知道,我江家的媳妇势必不能是普通百姓,五小姐出自华家,我们两家又是世交,我觉得,不如就将错就错,让我们这段婚姻继续维持下去,你觉得可好?”

  可恶的是,最后一句可好?仿的是华笙的语气。

  这男人分明是故意的,但她又没办法翻脸,毕竟人家刚帮了你。

  华笙微微叹息一声,“多谢江少赏识,但我华笙人微言轻,没那个好命,更自认没本事做好江家的少夫人,所以还是算了吧。”

  “我说你有你就有。”男人似乎认准了一般。

  “江少如此优秀,要找妻子岂不是多的是人选?满城权贵又不是只有我华家有女,何必又强人所难?”

  瞧瞧,连强人所难这个词都说出来了,可见人家姑娘多不愿意。

  江流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一笑,“五小姐这意思是想过河拆桥?”

  “不敢。”

  “五小姐说我强人所难,那刚刚在婚宴上,五小姐为难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的心情?”江流挑了挑眉毛。

  华笙:……

  好吧,她错了,刚刚就不该那么胡乱一指嘛。

  前排坐着那么多人,为何要指上了江家这个祖宗?

  这太子爷的身份有多重要,她是知道的。

  而华笙她从来都没那个野心,想要抱大腿的。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现在看这意思,好像想甩都甩不掉了……

  华笙深呼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所以,江流,你到底想怎样?”

  一句江流,将她的本性暴漏,她就不是看着那么病娇的千金小姐,倒是像那种会隐藏爪子的小野猫。

  江流偏着头,靠在房间的圆柱子上,懒洋洋的说道,“很简单,我不想被人平白无故亲了,占了便宜,还不负责。”

  华笙微微脸红,刚那一吻,也是她的初吻好不?

  但是那种情况下,牧师都那么说了,而且那么多人看着,还能跑掉吗?

  哪知道这男人如此记仇啊,接个吻,就要负责?

  “江少,那是无奈之举,你若是觉得亏了,你可以还回来。”华笙忍着怒火解释。

  “还回来?你的意思让我主动亲你吗,想得美。”

  华笙:……

  华笙当时心里想法就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男人啊?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可人家说的也还在理,所以你也挑不出什么。

  只的忍气吞声……

  看小野猫又生气了江流继续开口,“我知道你们华家目前经济危机,需要大笔资金周转,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跟谢家联婚。既然谢家能给的,我们江家也一样能给,华笙,跟我结婚不亏,我不敢说我多优秀,但我绝对比谢老二强。”

  “你愿意为我华家解围?”

  这倒是让华笙有些惊讶,她自小离开家,跟父母姐姐们关系都很淡薄。

  但是她却跟奶奶感情很好,如今华家危机,奶奶也是一脸愁容。

  本就身体不好的华家老太太如今还犯了病进了医院。

  否则华笙也不会牺牲自己婚姻,来联婚成全家族,她可没有那么伟大。

  江流点点头。

  “那你有什么条件?”华笙问他。

  “和我做夫妻,坐实了这场闹剧,将错就错,弄假成真。”江流说的干脆。

  “做多久?”华笙这么一问,倒是把江流给问住了。

  要说做多久,这问题他还真的没想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