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人间不值得 >

第2章 咎由自取

第2章 咎由自取

    温景回了自己的卧房。

    言柯被他关在门外。

    他走到榻边,抱住一把琵琶。

    这琵琶,是赵允知的,她原本该风光大嫁,成为他的王妃。

    可是,她却在即将与他成亲的时候,被白琦书害死了。

    这把琵琶,是赵允知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大雨瓢泼。

    白琦书跪在池塘前,神情有些呆滞。

    她本以为在牢里的日子足够生不如死,可是这都比不上落到温景的手里。

    但是她没害人,她凭什么要遭受这些。

    她身上全是伤,动一下都疼的厉害,她没看到温景,只看到了站在门廊下的言柯。

    “言侍卫,我要见四王爷。”

    言柯不语,白琦书不管不顾,喊得嘶声裂肺,“温景,你出来!”

    她的眼睛猩红,布满了红血丝,身形单薄的厉害。

    屋里的温景踹门而出,白琦书扑过去,言柯挡在温景的面前。

    温景将白琦书拂开,目光落在她手里紧攥的尖利树枝上。

    他讽刺的勾唇,“你自己不想活,要带上你全家一起么?”

    白琦书握着树枝的手发紧,骨节泛白,浑身抖得厉害。

    温景在笑,白琦书的无措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咎由自取。

    白琦书被逼的退无可退。

    温景却不打算放过她,他扯住她的衣领往屋里拽。

    白琦书挣扎未果。

    温景将她推到了灰色的地面上,白琦书摔得生疼。

    大红帐幔,大红喜烛,温景都不曾撤。

    他扣住白琦书的下巴,“这是本王与允知的婚房,你害死她那天,距离我们成婚的日子,不到半月,白琦书,你毁了我的允知,你说我该怎么毁了你。”

    白琦书脸色苍白,眼中布满红血丝。

    温景松开手,碾了碾指尖,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白琦书失声痛哭。

    竖日,温景出门。

    他带上了白琦书。

    这回,温景没用马拖着她,而是让她坐进了马车,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裳。

    白琦书发热了,她昏昏沉沉的,唇瓣干裂。

    最后,马车在靶场上停了下来。

    温景率先下马,回头吩咐言柯:“带她下来。”

    言柯掀开帘子,白琦书下意识的一哆嗦。

    靶场人声鼎沸,许多世家公子都在。

    有人见温景带了个姑娘过来,都不住往这边看。

    “四哥。”六皇子拿着弓箭小跑着过来。

    温景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我给你带了活靶子。”

    六皇子的眼中出现了浓厚的兴味,他视线一下子落在白琦书身上。

    以前,都是用动物做靶子的,第一次用活人。

    六皇子跃跃欲试。

    温景抬了下下巴,吩咐言柯将白琦书带过去。

    白琦书单薄的身子贴在了木桩上,言柯放了一个苹果在她头上。

    六皇子年纪小,刚摸弓箭不久,在靶场上的时候,就他误杀的动物最多。

    如今白琦书成了这靶子,言柯看了温景一眼,后退一步。

    而白琦书根本就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呆怔怔的站在那里。

    温景找了个位置坐下,侍女给他倒茶。

    温景对六皇子道:“老六,可以开始了。”

    然后白琦书看到,六皇子向后退,退到了线后,冲着她拉开了弓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