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赢少小妻凶凶哒

赢少小妻凶凶哒

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分类:浪漫言情

来源:七猫

时间:2020-07-14 10:38

  赢少小妻凶凶哒是由网络知名言情小说家白生米精心创作的一本连载都市浪漫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李青橙赢寂。本书主要讲述一个青涩无比的丫头,却偏偏被赢大少宠上了天,谁感动她赢大少肯定会让那个人后悔。

免费阅读

  李家作为河城的老牌家族,虽然现在落魄了,但是身份不一般,所以李怀林也在举办方的邀请名单中。

  和李怀林一起来的还有闵淑娇,李柳儿,还有李衣衣。

  李衣衣今天来完全是个意外,举办方只给了李怀林四张邀请函,本来老三或者老四可以来一位,结果两人因为这事儿干了一架,都抓花了脸,所以都来不了了。

  于是李怀林就带李衣衣来了。

  李怀林是奔着那药草来的,他明知道自己买不起,就是想来参观参观。

  而闵淑娇和李柳儿都是奔着来这里的名流来的,说的直白点,就是都来钓金龟婿的。

  他们都带着目的性,李衣衣就不一样了,纯粹是来打酱油的。

  拍卖会还没有开始,李怀林对闵淑娇说:

  “我去和几个朋友打声招呼,你带着柳儿和衣衣先随便转转。”

  “好的,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等到李怀林离开以后,闵淑娇立马对李衣衣说:

  “衣衣啊,那边有吃的,你要是有想吃的可以随便吃哈。”

  她是想赶紧打发了李衣衣好带着李柳儿去认识名流。

  李衣衣一听见吃的就两眼放光,‘嗯’了一声后高兴的跑了过去。

  李柳儿穿着L家的当季新款礼服,美的不得了,她看着李衣衣的背影嘲讽,

  “真是个傻子!不知道爸带她出来干嘛,丢人现眼吗?!”

  闵淑娇说:“不管她,我带你去认识豪门贵太太去,说不定哪位就能成为你未来婆婆了。”

  李柳儿一听立马又高兴了,她做梦都想嫁进豪门!

  她红着脸颊跟着闵淑娇向人群中走去。

  大厅一角。

  李衣衣看着桌上摆放着的各种各样的小点心,激动的两眼放光,红的,绿的,白的,粉的……每一块都很好吃的样子。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点心,要流口水了!

  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李家没人知道,所以没人想着给她过生日,不过没关系,能吃到这些美美的点心就很开心啦!

  悄摸摸观察了一下别人是怎么吃的,然后开动!

  一秒、两秒、三秒……几分钟后,桌子上摆的小点心全部进了李衣衣的肚子里!

  服务员又补上新品,可很快又被李衣衣吃完了,服务员都震惊了。

  这小姑娘肚子里是装了什么特殊装备吗?那么多点心都跑哪儿去了?

  就算是能吃也不能能吃到这种地步啊?!

  周围的富家小姐们也很吃惊,议论纷纷,

  “这是谁家的千金小姐,怎么这么能吃啊?”

  “千金小姐?我怎么看像个村姑!”

  “不会,村姑怎么能出席这种拍卖会?难道是偷偷溜进来蹭吃蹭喝的?”

  有认识李怀林的人说:“应该是李家的姑娘,和她爸有几分相似。”

  “哎呦,还真是像,不过长的要比李家其他女儿好看多了,我怎么没见过呀?!”

  “应该是放养在外面的那一位,不过李家这是穷的连女儿都养不起了吗?让女儿来这儿蹭吃蹭喝。”

  这话一出,周围人群顿时嬉笑起来。

  李衣衣满脑子都是点心点心点心,完全没关注周围的议论声,可是这嘲讽的话传到了闵淑娇和李柳儿耳朵里。

  经常和闵淑娇一起打麻将的王家太太说:

  “淑娇,那个就是你家从外面找回来的女儿啊,你们把她带这儿来干嘛,你看看多丢人!”

  闵淑娇心里窝着一团火,却还是笑着说:

  “衣衣是乡下来的,有点儿不太懂规矩,让你见笑了。”

  “我见笑没关系,倒是别人,肯定不光笑话一个小丫头,人家笑话的可是你们整个李家!”

  闵淑娇气的脸色黑红黑红的,来的时候她都说了不让带李衣衣来,李怀林非要带,说什么带着她见见世面,这下好了,丢死人了!

  她告别了王太太,悄悄把李衣衣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训斥,

  “衣衣,你是早晨没吃饱吗?”

  李衣衣说:“吃饱了啊。”

  “吃饱了你怎么还这么能吃?”

  “我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一高兴就吃多了。”她说完还打了个饱嗝。

  闵淑娇抿唇,这李衣衣八成真是个傻子!

  她也懒得训诫她了,说道,

  “衣衣啊,这拍卖会特别没意思,你爸心疼你,就让我给你开了个房间,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困了就睡,等拍卖会结束了我们叫你。”

  李衣衣很乖的点点头,拿着房卡上了楼。

  她没住过酒店,也不知道怎么找自己的房间号,电梯到二楼停了一下,她以为电梯只能到这儿,就从电梯里走出来了。

  二楼好几十个房间,李衣衣懵的很,也不知道到底该进哪个。

  她挨个推门试了试,前几扇门都打不开,终于推开了一扇门,她就当成了自己的房间,高高兴兴的进去了。

  一进去就先看见了吧台上摆放着的两瓶红酒,刚好在楼下吃点心吃渴了,她想都没想就跑过去打开喝了起来。

  一杯不解渴,她连着喝了好几杯。

  赢寂本来正在阳台上坐着观察大厅的动静,听见声响他起身走向客厅。

  看见李衣衣他蹙蹙眉头,又瞥了一眼吧台上的空酒瓶,冷声问,

  “谁让你进来的?!”

  李衣衣乍一听见声音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屋里还有别人。

  刚要说句什么,可是一看到赢寂的相貌,她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男人不就是自己在山上救过的那个吗?!

  他怎么在这儿啊?

  他他他……他该不会是发现是自己救了他吧?!

  李衣衣在心里想着,又慌又急,两条好看的眉毛已经拧成了一条直线。

  奶奶说过,她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不能让除了她和奶奶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于是,她一紧张,不过脑子的话脱口而出,

  “喂,我不认识你啊,你别打我的主意!”

  赢寂顿时黑了脸,这个疯女人,她是哪只眼睛看自己在打她的主意了?!

  赢寂还没让人滚,李衣衣又凶萌凶萌的说了一句,

  “你要是敢打我的主意,我会打你的!”

  再来一句,“直接打死的那种!”

  “呵!”赢寂顿时冷笑出声。

  活了二十八年了,还没有一个人敢威胁他,如今被人威胁了不说,重点还是个女人!

  不知哪儿来的兴致,他几步上前,直接把人抵在墙上来了个壁咚的姿势,一手抓住李衣衣两只手腕举过头顶,一手掐住她的下巴,冷声说:

  “小东西,你当是在跟谁说话呢?!”

  李衣衣生气了,她秀眉一拧,抬起脚就要踢。

  赢寂敏锐的夹住她两条腿,本来想让她动弹不得,谁曾想李衣衣顺利挣脱双手,二话不说,一巴掌呼了过去。

  “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