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

作者:十二小姐

分类:浪漫言情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0-07-06 14:35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是由网络知名言情小说家十二小姐精心创作的一本相当好看的都市总裁浪漫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穆念悠薄子默。本书主要讲述穆念悠糊涂一时,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大靠山,最后被渣男坑害,重活一世的穆念悠智商在线,紧紧抓住薄子默的大腿不放。

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

  难道是谁跟穆念悠通风报信,泄露了她的计划?

  还没等向瑶反应,穆念悠抬头扫视宴会厅一圈,目光落在向瑶身上,穆念悠笑着跟向瑶招手,随后提着裙摆款款向她走来。

  “念悠,我怎么没听说你也受邀出席了?”向瑶脸上的笑十分难看。

  穆念悠心里冷笑,脸上却笑得亲善可人:“褚鸣让我过来的。”

  向瑶悬起来的心又放下,看来这个蠢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上套了。

  向瑶拉过穆念悠手臂,姿态亲昵:“我最近认识了金家的两姐妹,我带你过去认识一下。”

  几个名媛模样的年轻女子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那神情像是在说什么了不得的八卦,她们看到向瑶带着穆念悠过来,纷纷收了声。

  凭着女人敏锐的第六感,穆念悠能察觉到这些名媛看着她的眼神里那一丝丝异样的鄙夷。

  向瑶跟大家介绍穆念悠,介绍完了,开始抛出话题,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恶意满满:“欸?念悠,听说你跟薄氏总裁走得挺近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那个金家二小姐阴阳怪气地冷笑一声,接道:“我听安娜说,曾经在薄少的住处看见过穆小姐,不知道穆小姐是在那里过夜,还是已经跟薄少了?”

  向瑶装作万分惊讶的样子,义气地替穆念悠出头:“你别乱说!念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她怎么会做背叛自己男朋友的事。再说了,念悠还没有谈婚论嫁,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被人一口一个过夜呀呀,对她名声不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念悠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孩子呢。”

  穆念悠心里暗嘲,不得不佩服向瑶这做戏的功力。引起话题攻击穆念悠的是她,做好人的也是她。

  不过今晚她是来回赠向瑶大礼的,不是来跟这些小喽啰耍嘴皮子的。

  穆念悠在人群里一眼便看到了姜褚鸣的身影,她微微一笑,对这些个名媛道:“瑶瑶说的是,我男朋友今晚也来了,失陪了,我这个女伴还得去陪我男朋友。”

  向瑶也看到了姜褚鸣,她顿时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非但没有羞辱成穆念悠,反而还替她辟谣了。

  没关系,等一会录像放出来,丑陋恶心的真面目也被揭开了。

  穆念悠穿过人群,走向姜褚鸣的方向。

  其实她并不是真的要去姜褚鸣身边,她只是想找个机会开溜。

  向瑶说得不错,薄子默也在今晚这个宴会的邀约名单里。按照上一世的发展,再不多时,薄子默就会带着钟楚曼出席,到时候三人碰头,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闲言碎语,她最好在恰当的时机功成身退,既回击了向瑶,也避开了不必要的麻烦。

  谁知路上有人认出了穆念悠:

  “她怎么会在这里?一个见不得光的,怎么也配来这种地方。”

  “下次还是给宴会立点规矩,在门外挂个LED灯牌,写‘与狗禁止入内’,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进来。”

  “是叫穆念悠吧?听说她父亲还是个因公殉职的英烈,啧啧,我要是她父亲,得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吧。”

  有人还拉住了穆念悠的礼裙,锦帛撕裂的声音在空气里时分刺耳:

  “咦,还真的是你,你怎么也好意思到这里来,你不知道楚曼跟薄少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关系吗?怎么还这么不知廉耻地爬薄少的床薄少?人家都订婚了,你为什么还要破坏别人未婚夫妻的关系?”

  不堪入耳的闲言碎语像定时炸弹被引爆,起了连锁效应,大家都纷纷议论起穆念悠,更有甚者,毫不避讳地对她指指点点。

  穆念悠强制自己镇静,她抬起头,姜褚鸣就在她左前方不远处,他一定也听到了这些污言秽语,但是他作为她的正牌男友,却无动于衷,甚至默许这些语言伤害穆念悠。

  姜褚鸣跟穆念悠的眼神交错之后,漠然地移开了目光。

  穆念悠那一刻是真正的寒心。

  即便她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是真的爱她,她也是他的下属,她当初会做众人嘴里不堪的,也是他把她送去的。

  穆念悠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她去直问姜褚鸣为什么没有帮她说话,姜褚鸣一定会说,这只是为了大义牺牲小我。

  他从来都这么道貌岸然,冠冕堂皇。

  原本在向瑶那边的金二小姐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这一头,人刚接近穆念悠身边,作势脚下一滑。

  “哎呀——”

  穆念悠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力道猛地撞开。

  她穿着十厘米的细高跟,这样的冲力让她根本来不及站稳,整个人重心不稳朝一边倒去。

  哗啦一声巨响,穆念悠摔进了旁边的巨型游泳池里。

  这是由国外设计师设计的游泳池,泳池中间用巨幅特质玻璃隔开,一半供人人戏水玩乐,另一半养着人工养殖的鲨鱼。这样能让富家子弟玩乐时得到更多的刺激和乐趣。

  可是这对穆念悠来说并不是乐趣,而是噩梦。

  上一世被扔进幽暗冰冷的深海里,鲨群环绕的那一种恐惧又回到穆念悠的心里,啃食着她的血肉和灵魂。

  岸上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亦或是盼着她彻底消失。

  原来,她自始至终,都是孤身一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