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悬疑 > 双魂至尊

双魂至尊

双魂至尊

作者:单眼皮的喵

分类:玄幻悬疑

来源:木叶

时间:2020-06-30 10:43

  双魂至尊是由网络小说家单眼皮的喵精心创作的一本相当好看的玄幻奇幻修真小说,小说主角是牛仁心花。本书主要讲述少年牛仁,被逼为奴,8年的地狱生活,丝毫没有磨灭少年的心智,多年的隐忍,只为今朝的涅槃,从此,填写唯我独尊。

免费阅读

  “牛哥哥,你还好吗?”

  “牛哥哥,我们在哪儿?”

  四周都是心花的头,每一颗头都张嘴大嘴,声声呼喊着自己,十分瘆人。

  这种情况下,牛仁哪能镇定得下来,心都碎成一地了,脑浆都一股股往外冲。

  既不敢抬头,也不能低头,既不敢睁眼,也不敢闭眼。

  朦朦胧胧中,一条条大蛇都是心花的脑袋,飞速向牛仁倒扑而来。

  牛仁感觉身体急速缩成了一团,那种特悔恨的念头乒乒乓乓捶打着自己。

  可不咋的?造成心花如此这般的惨死,自己可是罪魁祸首,如果时光能重来一次,他更宁愿自己死去,保心花周全,是一个男人曾发下的誓言,岂能有违?

  “心花,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

  “心花,你不能这样啊,我还没替父母报仇呢!”

  “牛仁啦,牛仁,你还没替父母报仇雪恨呢,死不瞑……”

  牛仁急火攻心,全身肌肉无限紧绷,霎时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牛仁漂浮起来,仿佛一片枯黄的树叶,在风中飞舞,不多时,便落在草丛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牛仁发现自己稳稳当当站在山脚下原来的位置,寸步未动,身前身后,高山林立、古木葱郁。

  刚才那一幕极为邪乎的境况,恍如一梦,山还是山,天还是天,人,还是人。

  距他几步外的心花,痛苦地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瑟瑟发抖,似乎冷得厉害。

  老天!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天!真是万幸,万幸,万万幸,心花就在眼前!

  牛仁迫不及待丢下背包,双手不停颤抖,浑身被喜悦和激动纠缠,整个身体好像失去了控制。

  好不容易,牛仁终于点燃四根火把,在心花前后左右各放一根,他希望这些火,能让他暖和起来。

  心花,你可别有事儿!

  心花,牛哥哥就在这儿,我们都很好!

  牛仁小心翼翼去拿心花的背包,可试了几次,未能奏效,根本无法从她身上卸下来。

  周围的温度迅速升上来,牛仁擦了擦额头的汗滴,跪在心花身前:“心花,听见我说话吗?”

  心花没有任何反应,整个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背上的背包上下起伏很大。

  不多时,牛仁更是瞧见,心花因为抖得厉害,竟然从地面弹起半拃高,反复三四次。

  牛仁很想抱紧心花,却又不敢乱动,只好顺手扯过一把野草,塞在嘴里,呜噜呜噜叫个不停,重重跪在地上,一拳一拳捶打着地面,眼中放出的光,带着血丝的暗影。

  脑海中还是没有任何反馈,着急加上周围温度的升高,牛仁鼻尖上的汗水,不停地流淌。

  火,火,火,牛仁能想到的,便是只有火能驱寒。

  脚边的枯草、枯藤、枯树枝,堆在一起,然后用火把一点,熊熊烈火哔哔剥剥燃烧着。

  牛仁汗流浃背,他脱下外套,轻轻披在心花身上。

  “心花,好些了吗?我还想看看多米族未来之星,到底是啥模样呢!”

  天色渐晚,落日余晖尽皆散去,心花终于停止了颤抖,眼看就要一头栽倒在地,牛仁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直到此时,牛仁才发现,周围熊熊燃烧的大火,失控了。

  牛仁抓过背包,将心花往后背一甩,顺手拔起四根火把,如离弦之箭就往外冲。

  身后的火势哔哔剥剥,更加迅猛,半边天都映红了。

  牛仁暗叫一声“不好”,闷头一阵狂奔,直到精疲力尽。

  实在跑不动了,牛仁只得把心花放在地上,活动活动腰身,借此观察一下周围环境。

  阿嚏

  阿嚏

  阿嚏

  一连三个喷嚏,心花窸窸窣窣动弹几下。

  牛仁正看着大火吞噬山林,蓦听得心花有了动静,心中顿时一片澄明,高兴得手舞足蹈。

  “心花,好些了吗?”

  “你是人是鬼?”

  “我是牛仁,人啦。”

  “你不是死了吗?全是血,全是头……”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牛仁抓住心花的双手,“我们安全了。”

  心花摇摇头,当她看见那熊熊燃烧的大火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们都变成鬼了吗?”

  牛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心花明白,他们活着,活得很好,只不过出了一点小状况。

  “我们中毒了,”心花慢慢做起来,望着红彤彤的天空,“牛哥哥,那座山,不是真的山。”

  “你没事儿吧?”牛仁嘿嘿一笑,手里扒拉着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

  心花拉着牛仁的手:“我听药师爷爷说过,有一种红头蘑菇,闻起来特别香,一旦吸入过量,人就会产生幻觉,对了,牛哥哥,你看见红头蘑菇和瓦蓝瓦蓝信子的蛇了吗?”

  牛仁点点头。

  此刻,天公不作美,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地上的落叶、身边草木都潮润起来,现在最紧要的,就是离开这里,找一处干爽的地方。

  “心花,我们必须离开这里,”牛仁道,“以我逃亡多日的经验来看……”

  “牛哥哥,有人。”

  牛仁四下张望,风吹草动的,噼里啪啦的大火,映照得山野如鬼魅,哪能看见人影呢?

  牛仁将背包从心花背上卸下,和自己的背包一同放在她脚边,疾驰几步,到处扫视,没有发现可以躲藏的地方。

  目光所及,挑了四颗细而直的小树,几掌,将它们劈断。

  然后再将这些树木劈断,围着心花搭建了一个人字形屋脊,然后再将弄些树枝、野草和落叶,密密匝匝地堆几层,一个简易房屋大功告成。

  如法炮制,又在简易房屋的旁边,再造了一个。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心花看得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便冒着雨,胡乱往小屋上堆树枝、野草。

  看着辛勤劳动的成果,心花笑得很灿烂:“我们的小破屋,好漂亮!”

  “必须漂亮,”牛仁推着心花,弓着腰钻进第一个小破屋,“这个漂亮的,你住,我住隔壁。”

  “那个……这个……”心花做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人,真的有人!”

  “暴雨真要来了,咱们得把火把灭了,”牛仁依然相信自己的判断,心花被吓傻了。

  “不,不,”心花兀自紧张起来,“不要,我不要把火灭了。”

  “现在不灭,一会儿暴雨来了,也会将火把浇灭的。”

  “外面有人!”心花紧张得无以复加,仿佛站在哪儿,哪儿就是陷阱。

  “真要有人,”牛仁道,“咱们更得灭了火把,否则,他们很容易发现咱们的。”

  堂堂部落千金大小姐,应该也是养尊处优吧?这种悲催的经历,她不大经历过,害怕在所难免。

  当初刚刚逃亡,牛仁也曾草木皆兵,其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滚滚春雷炸响,暴雨轰隆隆而来,火把,是经受不住风雨的,火把灭了,山火弱了,心花双手抱头,嘤嘤哭泣。

  牛仁不忍让心花孤零零独处在小破屋里,只得钻进去,在漆黑中抓住心花。

  心花颤抖得厉害,牛仁却又找不出更多安慰人的话,心里急,嘴上也急:“心花,别怕,有我呢!”

  牛仁说完这句话,特意感受了一下心花,发现她比刚才抖得更厉害,只能没话找话:“心花,你听听,哗啦啦,轰隆隆,这声音,好听着呢!我小时候也怕黑……”

  “谁怕黑了,谁怕黑了……”

  除了两声大吼,牛仁感到一通拳打脚踢来势汹汹,不仅不躲,反而涌上一股幸福感。

  紧接着,牛仁感到心花长蛇一样,双手紧紧缠住自己脖子,两腿紧紧夹在自己腰间,抽泣的频率渐渐慢下来。

  忽地,牛仁的脖子被心花狠狠咬住,咔嚓,外面又是一声炸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