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若情已入骨

若情已入骨

若情已入骨

作者:雪媚娘

分类:浪漫言情

来源:微小宝

时间:2020-06-30 10:08

  若情已入骨是由网络知名言情小说家雪媚娘精心创作的一本相当精彩的都市虐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沈安曼夏南方。本书主要讲述沈安曼爱夏南方,她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打动他的心,但是夏南方回报给她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累了,决定放手。

免费阅读

  水喝下去,喉咙终于舒服了不少,但身体依旧很疲惫,而且人也困顿得厉害,但我还是强忍着不适进了浴室,打算冲个澡。

  结果人才往镜子面前一站,就把自己吓了一跳,不仅眼睛肿得厉害,唇也肿着,左胸口上方一点乌青的一块……这还叫种草莓么?根本就是蓝莓好吧!

  脑袋不由得闪过昨晚的画面,我脸有些热的转身,迈着瑟瑟发抖步伐走到热水器拧开水。

  希望昨晚那样的高天恙只是憋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要不别说两年大嫂了,一个月大嫂都撑不下去……

  我随便冲了下就出了浴室,换上睡衣后将床单扯掉,也懒得重新铺就直接倒在床垫上,又睡了过去。

  这个回笼觉睡起来太阳已经西斜,虽然身体依旧酸软,小腹也还有些酸痛,但精神了很多。

  我看了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发现已经快六点,难怪那么饿呢……

  爬坐起来,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烟点了支烟,我正想着是叫外卖还是漱洗了之后出去吃顺便去上班,脑袋忽的怔了下,靠着床头的腰猛的直起。

  不对啊!我都是高天恙的女朋友了,我还去上毛的班啊!大哥的女人好么!

  按正常来讲,就算上班他也不可能让我再去那种地方上不是?

  他应该给我生活费,然后在我表示想上班的时候,他就用他的关系给我安排个清闲的工资又高的工作这才对嘛……

  也不对啊!这都一天了,高天恙人喃?!

  他就算白天有事,这都下午饭时间了,他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我,约我吃个饭啥的么?!

  电话……对了!电话!

  我想着,又转头朝床头柜扫了一眼,没见手机,这才想起回来就那个啥了,手机在包里就没拿出来过!

  连忙一边下床视线一边在有些狼藉的地板上搜索,然后我在门口的地方看到静静躺在那的包。

  叹了口气,我上前蹲下,将烟衔在嘴里后扶起包拉开包链,手探进包里放手机。

  然而,当我手才触到手机握住的时候,身体不由得一僵,因为我忽然发现,记忆中并没有我和高天恙互存手机号码的画面……

  心底忽然就那么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我连忙拿出手机按开不死心的翻了翻。

  没有新存的号码,也没有陌生未接,更没有短信……

  脑袋空白了瞬间,我咬着烟的牙一松,烟掉下,然后在手机上弹了下又往下掉,掉进了那拉链敞开的包里。

  “艹!”我低咒出声,连忙拿起包翻转过来抖。

  随着哗啦一声,包里的东西全倒腾在了地上,有还燃着的烟头,当然还有我新买的粉饼,然后盒子开了,粉碎了一地。

  我看着那碎了的粉,当即再度愣住,那可是我省了两个月的钱新买的!七百多啊!

  “艹艹艹!”要不要那么倒霉!

  我是又气又急又憋屈,那股子压抑着的不安和不甘瞬间爆发,眼眶骤然涩了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那盒为了面子省吃俭用买的粉饼毁了,更因为高天恙!

  想想昨晚的一切,高天恙唯一带了承诺性的话就一句,‘他是缺个女人,不是却个P友’,而这句算得算承诺么?现在冷静下来,我发现这不仅不像承诺,更像是避重就轻!

  他说他家不方便,要么我这,要么开房,一个男人真要对一个女人有心,还怕领回家?多大的不方便,再什么都没添置,不至于连张床都没有吧!

  我是越想越不对劲,再想想自己没落红的事……

  不不不!不能坐以待毙!就算真的只是约一发,也得说清楚!不能就那么不明不白了!

  我抬起手,咬着拇指,逼自己冷静,先想想如何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必须先找到人!

  我努力回忆昨晚的一切,可能认识他的人以及我也认识也机会接触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郑总!

  可是……如果我直接去问高天恙的联系方式,按照男人的思路,肯定觉得高天恙不过是玩玩我,怎么可能还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而且我也不知道郑总的电话……对了!郑潇!

  郑潇是郑总的侄子,而且还是恒乐一楼的主管,指不定他知道呢?就算他不知道,他也肯定有办法找到高天恙的联系方式!

  心里很清楚,现在去问郑潇高天恙的联系方式并不是太明智的选择,毕竟他之前还想泡我。

  但那种强烈的,想要马上找到高天恙问清楚的迫切心情已经让我顾不得那么多,端起手机就拨通了郑潇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那头传来杂乱声和一声不冷不热的喂。

  我心脏猛的一缩,捏着手机的手攥了攥才开口,“郑主管,是我啊,陈悦。”

  “我知道。”郑潇的声音依旧不冷不热的,我正不知道说什么,他又开口,“你不会以为我把你电话号码删了吧?”

  “怎、怎么会……我……我……”他说话的口气让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不待见我,和往日的热络根本不一样,我那想问高天恙手机号码的话是卡在喉咙,怎么都说不出口。

  “有事说事,我这还陪着人吃饭呢。”

  “……”我指尖再度攥起,深吸了口气,“那个……我是想问、想问下郑主管,您知道高……天哥的联系方式吗?”

  这话问出口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我没想到的是,静默了两秒后,那头传来的是一声不大不小的一声笑。

  我头皮一麻,脸刷一下就热了,因为我听出了嘲笑的味道……

  心底生出将电话挂了念头,但不知为什么,我偏偏动不了,只能定在原地,紧紧攥着手机。

  “你等下哈……”他话落,过了会我听到唰的一声响,杂乱瞬间就消失了,然后又是一声轻轻的笑。

  我牙根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揪起了睡衣边角的布料,然后他说:“我说陈悦啊陈悦,平时看你挺机灵的啊,怎么才睡一觉起来就傻了。”

  “……”我脸更热,因为我很清楚郑潇口中的‘睡一觉’是什么意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