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见鹿

见鹿

见鹿

作者:雨伞伞伞啦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6-29 10:03

  见鹿是由网络知名言情小说家雨伞伞伞啦精心创作的一本相当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元元景晏。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当元元醒来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王爷府上的丫鬟。而且还有一个腹黑的主子景晏,相当不好伺候。

免费阅读

  那日稍晚,果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深秋的雨最冷,里边还掺了雹子。

  屋里这会儿来了人,是景晏的一个随从,进来说是景晏在汇宾楼喝醉了酒,非要见我。

  先不论这事真假,光看这天跟下刀子一样,他倒是真能折腾人。

  我叫丫鬟给我拿了把伞,披了褂子上马车。

  这车还没出府,忽然一个趔趄,吓了我一跳,挑开帘子问:“怎么了?”

  随从让雨浇得睁不开眼,抹了一把脸说:“元元主子,这雨太大了,带冰,马有些打滑。”

  “怪险的,等雨小些再走吧。”我看了一眼位置,支使道,“这里离别院最近,先去避避。”

  车停在别院,雨还未停,那随从冒雨伏低给我做脚凳,我心中不太落忍。

  “起来吧,起来搭把手就是了。”我话音刚落,却透过朦胧雨幕瞧见一抹影子闪进了假山后,脚下一滑,踉跄着扭了一下。

  “主子恕罪!主子恕罪!”

  这随从吓坏了,可我吓得却不比他轻。我不要他搀扶,自己撑伞进了织欢的屋子。

  织欢正在屋里坐着,瞧见我,问:“这么大的雨,元元,你怎么了?”

  “欢姐儿,我本要出门的,扭了脚怕是走不成了。”我扶着她的手坐下,“屋里有跌打药吗?”

  “有的,等我给你拿去。”她说完便进里屋找药去了。

  我坐在椅子上环顾四周,地上有水印出鞋印来,伞在门口竖着,用油布袋子装好,我探身过去摸了一把,却是湿的。

  她出去过,且刚回来不久,不将伞撑开晾着,是不想要人知道。

  联想到刚才我模模糊糊撞见的那个影子,竟是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元元,府里上回分的药膏没有了,只找到一些跌打酒,你凑合用。”

  我接过,道了谢,想了想才问:“姐姐屋里没人?”

  她愣了一下:“什么?”

  “姐姐屋里没人伺候?”

  “哦,雨大,让她们都歇着了。”

  我闭严了嘴巴,在心里想了老多,实在是觉得不成,才又问:“姐姐,您...习武?”

  “你让雨浇傻了,说什么呢?”她笑了笑,“我这拿绣花针的手,怕是连你也打不过。”

  “那...”我深呼了一口气,也不知这么做是对是不对,“那您这军中用的跌打酒,是谁给的?”

  她一愣,显然是一下子不知如何回答。

  我心一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诈她说:“姐姐,我刚才好像...好像在外头看见严大人了。”

  “你...一准儿看错了。”她神色还算如常,声音却有些慌了,“严大人当然是跟王爷在一块,怎么会来我这里,你这丫头,可别害我。”

  她缓了缓,又说:“这跌打酒是王爷上回拿来的。”

  她不说这句还好,说了,我更觉她是在懵我:“姐姐,我也是长了嘴巴,会去问的。”

  她的手猛的一颤:“元元,你...”

  她踌躇了半天,脸都白了,才挤出一句:“元元,王爷那么喜欢你,你何必跟我过不去?”

  我心中一惊——她这是默认了我的话,想不到还真让我给诈了出来。

  我正惊愕无言,织欢却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姐姐您别...我...我没想怎样的。”

  织欢却不起来,额上全是豆大的汗粒:“不,元元,我得求你...”

  她忍了半天,还是哭了出来,哆嗦着小声对我说:“元元,我走投无路了,我怀了身子。”

  我啪的一声弄掉了手中的药瓶,吓得半晌闭不上嘴巴,当即只觉得自己惹上麻烦,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走为上计。

  我脑子一热,跛着一只脚,跌跌撞撞跑到门口,拉开门却看见严锋跟一尊罗刹一般杵在门口,吓得我连退三步,跌倒在地。

  “严大人,严大人,您别杀我...”我往后蹭了蹭,躲在织欢身后,“您别杀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过,什么也不会说。”

  严锋不说话,依旧一步一步往前走。

  “严大人,你就当给孩子积福报,别杀我。”我稍稍冷静了下来,“这四周有人,不好闹出太大动静,严大人,咱们坐下谈谈,成吗?”

  严锋看了我一眼,沉默地扶起织欢,安顿她到椅子上坐下。

  我刚要开口,他便一挥手打断了我,自顾自说:“元元姑娘,打你一进院子,你看见我,我也看见了你。”

  他顿了顿,又说:“我并不信你,是织欢说过,她信你,我只信她。如今,我有两桩事要问你。”

  我不敢喘一口大气,静静地等着。

  “一是,织欢说你能保住这孩子,你能不能?”

  都这个时候了,不能也得能,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二是,你对王爷,可曾有过异心?”

  要我是个壮丁,听他问这句话准会给他一脚,抢了人家的女人,还来装什么大尾巴狼,问我有没有异心,什么东西!

  我沉了沉心,说:“严大人,您是义气豪杰,我却是个贪生怕死的,跟您比不得。这王府里谁最能保我活?我又怎会有异心呢?”

  我停了停,措词很是小心:“严大人,我知道您怕我一回头,就将您供了出去,我说我没那个胆子,您也不会信...”

  他却再次打断了我:“你供不供出我,我并不在乎,我只在乎这个孩子。我愧对王爷,自会以死谢罪。”

  我心里忐忑,却又直觉他二人并非鼠辈,于是决定犯险一次,握了织欢的手,低声说:“大人,不谈生死,孩子着实无辜,我来...我来想办法。”

  他盯着我看了半天,末了,让出身后的门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