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从此无心爱春朝

从此无心爱春朝

从此无心爱春朝

作者:春雷炮

分类:短篇言情

来源:原创书殿追书云-微信

时间:2020-06-04 10:36

    从此无心爱春朝是由当红网络言情小说家春雷炮倾情创作的一本相当精彩的古代短篇虐情小说,聂凝汐诸葛渊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多年的地牢折磨,也仍旧比不上他的绝情,曾经的山盟海誓他早已忘记,以亲人性命相逼,让她以身试毒。后来,他的心上人重见光明,而她永坠黑暗。当他得知一切真相,她早已血染白骨。

免费阅读

    叶蔓月并不怕叶子归,声音尖锐——

    “湘王殿下有权有势,我好不容易才认识他,虽说聂凝汐和他相识在前,但凭什么他就是聂凝汐的?”

    “她害我在沉睡三年,醒来却失明,难道这所有的一切不该让她来赔?我告诉你叶子归,你我虽是兄妹,但你没资格在这里假仁假义训斥我!”

    叶子归怒吼:“聂凝汐何时欠你了?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最清楚!”

    叶蔓月冷笑。

    “中毒?呵。没错,毒药是从你房中窃取的,可你不也冷眼旁观没有阻止我吗?”

    房门外的诸葛渊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是什么。

    中毒事件,叶蔓月从头至尾都知情?

    “我设计爬上诸葛渊的床,拆散两人,哥你就能如愿以偿,娶聂凝汐。叶子归,你敢说你没有私心?”

    叶子归秘密被说中,自然不肯去面对自己黑暗的一面。

    “够了!若是这次她和腹中的孩子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叶蔓月轻蔑一笑,不屑道:“我才是你的妹妹,你却向着外人。也是,你自小便喜欢聂凝汐,我是你妹妹又如何,为了得到她,你又有什么做不出来?!”

    此刻,诸葛渊再也忍不住,一脚踹开房门——

    “把刚刚的话,你再说一次!”

    叶子归说,谁有孩子了?

    叶蔓月没料到诸葛渊会出现,吓得不轻。

    而叶子归见到来人,知道事情总会败露。

    这一刻,他也不想再隐瞒。

    “你没听错,聂凝汐已有身孕!”

    诸葛渊愣在那里,仿佛被人当头棒喝。

    聂凝汐怀孕了?

    怎么可能!

    “她人呢?!”

    这一刻,他慌了。

    叶蔓月试图上前靠近他,却被他推开。

    而叶子归咬牙切齿地看着诸葛渊,冷嗤:“湘王殿下忘性真大,她此刻当然是在药室,为了殿下心爱的女子以身试药。”

    以身试药,前提是,需要以身试毒。

    诸葛渊目光凌乱,从未想过,会有如此慌张的时刻。

    “湘王殿下以其家父性命要挟,聂凝汐不得不去以身试毒。若是此次试药,她瞎了,没人要她了,我自会照顾她!”

    叶子归的话,把诸葛渊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转身就走,此刻一心只想去阻止聂凝汐试药。

    她不能有事,不能!

    叶蔓月想阻拦,可对方早已消失,哪里多看过她一眼?

    诸葛渊在府内飞奔,与此同时,侍卫从大牢那边赶来——

    “殿下……”

    诸葛渊语气不耐:“什么事?”

    侍卫惊慌道:“殿下,王妃父亲的案子有眉目了,有人动了手脚,幕后主使……”

    “你处理就好!”

    诸葛渊皱了皱眉头,推开侍卫。

    正要继续寻找,就听侍卫急忙道:“大牢那边……王妃的父亲聂兴远,今早心疾发作未能及时救治,已经身亡了!”

    只一刹那,诸葛渊蓦地止步。

    ……

    与此同时,聂凝汐躺在别院的榻上,等候试药。

    她想,只要试药成功,让叶蔓月恢复光明,那么……

    父亲就有救了。

    太医将叶蔓月身上提出的毒素,以银针的方式注入她体内。

    那一刻,蚀骨的疼袭来,让她几乎承受不住。

    就在这时,一位婢女进了房间。

    太医正要阻拦,只见婢女眼神凌厉,说道:“我有话要与王妃说,奉了湘王的命令。”

    太医一听是湘王殿下的令,哪里还敢阻拦。

    婢女走到榻边,看着榻上疼得脸色发白的女子,她勾唇冷笑。

    俯身凑在聂凝汐耳边,将叶蔓月教给她的话,原封不动说给聂凝汐听——

    “王妃,殿下让我转告你,令尊今早心疾复发,未能及时救治,已不治身亡,请王妃节哀。”

    疼痛中,聂凝汐听到这话,眼前蓦地一暗。

    父亲……

    身亡!

    她意识变得模糊,喃喃咬牙说道:“不可能……不会的,诸葛渊说过,只要我肯乖乖试药,就会救我父亲……”

    父亲,不会死的!

    那婢女冷笑,而后那句话,将聂凝汐打入万丈深渊——

    “殿下从未想过要你父亲活着。”

    聂凝汐双眼通红,毒发的疼痛折磨着她,可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诸葛渊骗了她!

    他……还是不肯放过她的家人!

    他怎能如此狠心,杀害她的至亲!

    霎时间,聂凝汐心脏疯狂跳动,四肢冰冷无比,全身欲要裂开。

    “不!这不是真的!”

    身下顷刻之间蔓延出暗红的血,不过片刻,就将床榻染红。

    婢女见此,故作惊讶叫道:“不好了,王妃大出血了!”

    说着,婢女手袖里浮现银针,狠狠刺入她的命门百会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