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千帆过尽不似你

千帆过尽不似你

千帆过尽不似你

作者:春雷炮

分类:短篇言情

来源:原创书殿追书云-微信

时间:2020-06-04 10:10

    千帆过尽不似你是由网络言情小说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相当好看的都市短篇虐情小说,萧之姝唐景屹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萧之姝唐景屹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爱而不得,萧之姝爱了唐景屹整整四年,也被他冷落了四年,知道一张病症通知刺红了她的眼,她终于笑着给他递了离婚书。“是时候该放手了。”

免费阅读

    次日早上

    唐景屹还没有起床,家里就来了一个人。

    “对不起,我们夫人不在,先生还在睡,有事您可以稍后再过来。”祥嫂看着眼前长相秀丽的女人,说道。

    虽然她看起来温柔大方,但祥嫂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怎么会看不出这女人打的什么主意。

    夫人才刚离开几天,这些女人就坐不住了。

    白潇月仰面笑道:“没事,麻烦你给我倒一杯咖啡,我在这里等景屹。”

    “以我对他的了解,也快到他的起床时间了。”

    她的话,让祥嫂吃了一惊。

    祥嫂不知道这个女人和先生的关系,但是听她话里的意思,显然,她和先生是认识的。

    毕竟祥嫂只是仆人,要是这个女人真是先生的客人,怠慢了她,祥嫂也担待不起。

    “这位小姐,那您先坐,我们这里没有咖啡,我去给您倒杯水。”

    白潇月微微颔首,祥嫂离开后,她缓缓坐在沙发上,眉眼一勾,自然而然的打量起小洋楼内的布局。

    不一会儿,唐景屹下楼,看到客厅里的白潇月,他愣了一下。

    “你怎么过来了?”

    白潇月站起身,朝唐景屹走近,眉眼间是不加掩饰的欣喜,“我来给你送早点,我记得,你爱吃。”

    白潇月说着,指了指她带过来的餐盒。

    唐景屹皱眉,瞥了一下不远处偷看他们的仆人,说道:“不必这样,家里有人给我做早饭。”

    白潇月面上的笑有一瞬间的僵硬,转瞬即逝,她很快柔声说:“我知道你家里有佣人,只是,我控制不住的,想做你爱吃的给你。。”

    唐景屹凝着她,软了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一会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你先回去吧,等我有时间再去找你。”

    他想到,昨天遗留的几个问题就头疼,估计要忙好几天。

    白潇月听到唐景屹的话,她面上难掩失落,但还是善解人意的点头,“好,我不打扰你,不过,工作归工作,你要记得休息。”

    唐景屹正准备点头。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他歉意的对白潇月颔首,接起了电话。

    “总参谋官,我是胡晨星。”

    “嗯。”唐景屹应的淡漠。

    “夫……夫人一会儿就要盖棺了,您要来看一眼吗?”

    “什么?”唐景屹怀疑他听错了。

    “唐参谋官,夫人死了……”

    “谁给你的胆子,和我开这种玩笑!”唐景屹捏着话筒的手不断收紧,语气严肃。

    “您……您还是来萧家一趟吧……”

    电话挂断,唐景屹凝着话筒,眸色怔愣。

    “景屹,怎么了,谁的电话?”

    白潇月温柔的出声提醒。

    唐景屹猛然回神。

    “我有点事需要处理,你自己回去吧。”

    唐景屹说完,没等白潇月有什么反应,径直打开了门。

    他倒要看看,这消失了两天的萧之姝又玩什么花样,竟然伙同他的录事官,一起戏耍他。

    ……

    到了萧家,他原本想着,很快就会见到那个纠缠了他四年的人。

    他确实看到了她,可没想到,他见到的不是那人一脸娇俏的笑,而是灵堂中间放置的黑白照片……

    他面无表情,一点点朝灵柩靠近。

    胡晨星看到他,迎了上来,欲言又止,终是低了头。

    苏慕青满目的哀默,冷冷睇他一眼,抬手拦住了他。。

    灵柩旁还站着两个神色肃穆,同样难掩悲伤的老人。

    唐景屹认出,其中一个是萧家的管家。

    看到他进来,萧管家迎了上来,“唐参谋。”

    唐景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萧管家递给他一把香。

    “死者为大,不管从前,你们有什么恩怨,既然你来了,就给小姐上个香吧。”

    唐景屹目光扫过他们,良久才找到自己淡淡的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闻言,苏慕青似哭似笑的看他一眼,走向了棺椁,低头朝棺椁内望去。

    唐景屹垂下的手猛然收紧,心上陡然漫上了剧烈的恐惧,眸色渐深,他慢慢朝棺椁走近。

    里面摆放着一个穿着寿衣的女子,用一块白色的绢帕盖着脸。

    苏慕青用冷冷的声音说道:“之姝前天卧轨自杀了。”

    唐景屹只觉大脑一片空白,茫然的盯着棺椁里的人。

    他听到身后的萧管家说:“唐参谋,您要看的话,请快点,过了时辰就不好了。”

    唐景屹眼睫微颤,浓黑的睫羽挡住了他的神色。

    他伸手,轻轻的掀起了白布的一角。

    白布下的脸渐渐露出了出来。

    左半边脸只留下细末的筋骨,连着要掉不掉的点点碎肉,右半边脸布满青灰,眉目却依旧清隽,赫然是他厌了憎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面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