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柒中文网-一家专门提供热门小说的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任他明月下西洲

任他明月下西洲

任他明月下西洲

作者:春雷炮

分类:短篇言情

来源:原创书殿追书云-微信

时间:2020-06-04 10:05

    任他明月下西洲是由网络高产小说作家春雷炮倾情创作的一本相当精彩的都市短篇虐情小说,小说主角是霍西州徐静姝。本书主要讲述的是霍西州徐静姝之间的爱情故事。在那狭小的阁楼中,暗无天日,而霍西州是那时候她心中唯一的光,可是当她带着一身伤痕找到他时,她心中那唯一的光却突然熄灭了。

免费阅读

    旅店内。

    徐静姝退了之后旅店的钱,买了一张离开皖城的汽车票。

    “妈妈,走吧。”

    徐静姝撩开窗帘,最后看了一眼这里的街道。

    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好。”

    叶曼收拾了为数不多的行李,刚打开门,就听见楼下一阵喧闹声。

    靴子踩木板楼梯的咯吱声音,徐静姝寻声望去,就看见站在门口逆光而站的高大身影

    叶曼怔住了:“霍……霍西州?”

    男人扫了一眼屋内,目光落在徐静姝身上,眉目凌厉:“去哪儿?”

    “你以为,做错了事情,能逃的掉?”

    男人步步紧逼,徐静姝慌张的后退。

    “是你说,让我离你远一点……”

    闻言,霍西州心中戾气顿起:“你已经扰乱了我的生活!”

    “我……”

    徐静姝靠着墙壁,退无可退,想到之前被囚禁的场景,何其相似,她呼吸困难,脸色渐渐苍白。

    “不要伤害小姝!”

    叶曼虽怕霍西州,但护女心切,一把上前推开霍西州,搂住徐静姝:“霍西州,你要做什么,冲我来,青山已经被你害死了,你不可以再伤害小姝!”

    “徐青山那是死有余辜!”

    霍西州从制服口袋中掏出一封信,扔到母女两人眼前:“好好看看,你父亲都做过什么!”

    徐静姝打开信件——

    “慕容贤侄,霍家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动动手指,霍家将再也翻不起身。”

    徐静姝身子一僵。

    那是父亲的笔迹!

    信中后面还写了,他对霍家的恨意,对霍家筹划的报复,还有和慕容泽的一些合作计划。

    徐静姝脑子嗡嗡作响,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你父亲的笔迹,还认得吧。”

    霍西州伸手抽回信件,掐住了徐静姝的肩膀,逼迫她看着自己:“这就是你的好父亲!”

    “不……不可能的……”

    徐静姝呆呆的摇头,满眼不可置信:“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记忆中,爸爸从未用过这么怨恨,狠毒的语气写过东西。

    叶曼也愣住了。

    她一直以为,霍西州对徐青山的报复,是被人误导。

    可这封信……

    叶曼从未对自己的丈夫,这么陌生过。

    “现在他已经受到了惩罚,接下来是你了。”

    霍西州冷漠的看着徐静姝:“在你死之前,给你个明白。”

    “我?”

    徐静姝心里咯噔一声,想起一个人。

    霍西州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三个字:“慕容泽,死了。”

    徐静姝身子一僵,望着霍西州,呼吸几乎要停滞。

    突然,楼下警笛声响起。

    滴滴滴——

    尖锐刺耳!

    徐静姝绷紧了神经,猛然望向霍西州。

    霍西州神色漠然,徐静姝顿时明白了!

    “警车,是你……你带他们来的?”

    霍西州冷冷开口,“你犯了罪,杀人,偿命。”

    徐静姝打了个寒颤,彻骨的冷。

    叶曼反应过来,一把抱住霍西州,朝徐静姝大吼:“跑,跑啊小姝!”

    “不准走!”

    霍西州拉住了徐静姝的胳膊。

    叶曼见此,狠狠朝霍西州手腕咬了一口,男人吃痛,下意识松开了拽徐静姝的手腕。

    叶曼吼的歇斯底里:“小姝,快走!”

    “妈……”徐静姝哭着,方寸大乱。

    “我最后说一遍,放开!”

    霍西州看着跑出门的徐静姝,拧紧了眉头:“别逼我动手。”

    叶曼不肯松手。

    霍西州一个反手。

    “砰”一声。

    叶曼被掀翻在地。

    她咬牙爬起来,悲痛的看着霍西州:“西州,你这么对小姝,你会后悔的……”

    回应她的,只有霍西州冷漠的转身。

    他面色镀满冰霜,心里更是不屑。

    她对那个女人只有恨,不会有后悔!

    ……

    此时,徐静姝见楼下都是警察,根本跑不出这个旅店,一咬牙,她冲着楼顶跑去。

    霍西州出门,就看见女人朝楼上跑的声音。

    他抬脚追上去。

    “少帅,少帅您等一下!”

    李副官小跑着一路从门口进来,他着,敬了一个礼。

    “报告少帅,您让我查的徐小姐的事情,已经查清了。”

    霍西州皱起眉头:“说。”

    “徐小姐这三年来消失,是被慕容泽囚禁了,就在您婚礼那天,她伤了慕容泽,逃了出来,就在今天中午,慕容泽已经脱离了危险期,醒来了。”

    霍西州瞳孔骤然紧缩。

    囚禁,三年?

    霍西州皱眉,心中乱作一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一点一滴的浮出水面。

    突然间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心尖狠狠抽疼了一下,转身朝着楼顶,大步冲了上去。

猜你喜欢